The Bucket List  

Posted by 藍斯洛 in

前幾天看了一部片子,片名是 "The Bucket List",意思是死前的願望,中文把片名翻譯做「一路玩到掛」,很聳動,但是我覺得很糟糕,所以,還是用英文片名來記錄這部片子。

bucketlist

傑克尼克遜演的是一個億萬富翁,艾德華柯爾,事業很大,擁有好幾家醫院。摩根費里曼演的是一位汽車技工,卡特錢伯斯,雖然是個藍領黑手,但是知識淵博。

這兩人的相遇,是在癌症病房裡,兩人同住在一間病房中,就在艾德華擁有的醫院。

卡特曾經擁有很多夢想,卻因為生活現實無法實現。艾德華則是沒有夢想,只知道經營龐大的事業。兩人同住一間病房,相處久了自然發展出一些友誼。

就在一天,當兩人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經來日無多,準備面對死亡時,卡特寫下了"The Bucket List",像是"大笑到流淚", "開古董跑車", "登喜馬拉雅山看景觀"這些人生願望。平常遊戲人間的艾德華,也寫下了"高空跳傘", "刺青", "親吻一個全世界最漂亮的女孩"的願望。

卡特問說,「這個願望你要怎麼達成?」

艾德華說,「找很多漂亮的女孩來各親一下。」

於是兩個只剩下六個月生命的病友,結伴旅遊,在生命的最後的一年半載,為自己而活,實現他們最後的人生願望去。

兩人四處旅遊,埃及金字塔、中國長城、泰姬瑪哈陵都走了一遭。唯獨喜馬拉雅山山頂因為天候的關係而放棄。

電影海報中的兩人笑得很燦爛,不光是因為實現了願望與夢想,也因為在這旅程中找回了一生中最快樂的時光。

卡特回到了家人的身邊,回到了平凡的生活,在平凡的家庭中拾回了他的快樂與人生。

艾德華幾經掙扎,也終於與久未聯絡的女兒見上面,擁抱親吻了第一次見到的外孫女,親吻了一個「全世界最漂亮的女孩」。

電影的結局,也是最後一個願望。

兩人的骨灰共同放在了喜馬拉雅山的山頂。

魔鬼終結者  

Posted by 藍斯洛 in

767_200803100423125irul

昨天晚上開始,電視播放魔鬼終結者的電視影集。

故事是從電影第二集之後開始,莎拉康納解決了終結者,同時天網的設計者(我真的忘了他叫什麼名字啦,只記得是一個黑人演的)也自我犧牲了之後,過了幾年平靜的生活,莎拉還嫁了人。

然後故事繼續。電影第三集告訴我們,天網還是會存在,所以天網派了其他的終結者前來,繼續殺掉約翰康納的任務。未來的約翰康納也不甘示弱,派了一個少女外型的機器人保鑣回到過去保護他自己。

(我覺得這樣真好,如果是我,我也會派個美女來,而不是像阿諾的那種肌肉男....)

昨天看了兩集,還滿好看。

只不過我有一事不明,電影的第二集,終結者不是已經進化到液態金屬機械人了,為什麼後來派的還是像阿諾那種型號的機械人啊? 天網也是越來越退步了喔?

啊....電視影集成本比較小咩....

抓了幾張海報圖片當作紀念....

 

148ad319442cb7 148ad3411459d1

遊戲中的特效系統  

Posted by 藍斯洛 in

在過去,我們將遊戲中的特效,分為兩種類型。一種我們稱之為「模型特效」,基本上它就是個美術製作出來的3D模型,只是我們將它用為特效物件上。另外一種,就是「粒子系統」所呈現出來的特效。

particlesgs

過去我們在設計的時候,「粒子系統特效」交給誰來設計製作,一直是一個很困擾的問題。粒子系統沒有一個固定的3D模型,只有一堆的運算參數。程式設計師根據這些參數,去計算每個粒子隨著時間的變化,所以裡面牽涉到不少的數學運算。

程式設計師非常清楚這些參數在數學上的意義,也明瞭調整這些參數對粒子系統的影響,所以,似乎交給我們來設計各式各樣的粒子特效是個不錯的主意。

但這樣一來,這個特效就很可能不好看。例如上面那張單調的煙火特效。畢竟,程式設計師並不是美術設計師。

可是交給美術設計師來製作設計的話,我們要做的第一件事,並不是設計一個很好用的粒子系統編輯器工具,而是 -- 教他們「數學」。

不要鬧了。

所以,有一段時間,我們的粒子系統特效一直是程式設計師在製作。不過,只是做些小特效,比較炫麗、華麗的魔法招式特效,還是交給美術設計,用模型特效來做。

最近我們發現,我們的美術設計師在3dsMax這些建模工具裡,也能夠把粒子系統摸索得很熟練,呵,這是個好機會,讓我們脫離設計難看的粒子特效的好機會。

於是我們做了一些研究,修改3dsMax exporter plugin,將美術在3dsMax中設計的粒子系統輸出,取得一些參數,然後運用這些參數,在遊戲中想辦法模擬出3dsMax的粒子運算。

這麼一來,所有的魔法招式特效,都可以交給美術設計師來製作設計,甚至於,還能夠設計一個華麗的模型特效,再搭配一些粒子特效做點綴。遊戲中的特效就會變得很吸引人。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其實,遊戲中還有第三種類型的特殊效果,是運用「Shader」所做出來的效果,例如場景光暈、光線的散射、折射、反射等等。還有像底下這張圖,在「魔獸世界」裡,掛點以後所看到的畫面。

wow_dead

這類型的特殊效果,就真的必須由程式設計師來設計了。

場景管理與通道  

Posted by 藍斯洛 in

遊戲中,隨著劇情跟內容的進行,遊戲場景也會一場一場的變化。遊戲場景大大小小不同,龐大的遊戲場景,可能會有數千個物件在其中,而在網路遊戲的場景中,除了物件之外,可能還會有數百個玩家在其中。

但是我們視野所見的範圍,只是龐大場景中的一角,我們所見到的物件或是玩家,也只是附近的一小撮而已。數字上來說,可能只有十幾二十個物件、七八個玩家,相較於整個場景,只是一小部分。其他大部分場景中的物件與玩家,不管他們發生了什麼事,都是千里之外的事情,我們看不見,也不需要知道。

所以,我們需要場景管理(Scene Management)。

場景管理的最大用處,是能夠用很快的方式,找出視野範圍內的物件,也就是我們需要關心的物件。一般來說,會先將一個場景空間分割成小區塊,把每個物件放在它隸屬的小區塊中,然後再用一個樹狀結構將區塊組織起來,像是二元空間分割(Binary Space Partition, BSP)、四元樹、八元樹等等。

接下來的動作就是,我們可以知道視點在哪個區塊中,視野包括了哪些區塊,然後就只需要處理這些區塊中的物件就好。

通道(Portal)系統則是另一個在場景管理中的工具。

我們在場景裡有一棟房子,我們站在房子外的時候,房子內發生了什麼事,我們是不需要知道的,同樣的,在房子內的人,也看不到房子外。只有門打開的時候,透過大門,房子內外的人可以彼此看見。這個大門,就是所謂的「通道」。

房子是場景中的一個封閉空間,也是一個獨立的區塊,我們站在房子外,除非透過「通道」,否則看不見房子內部。也因為這樣,只有在「通道」進入我們的視野內的時候,我們才需要處理房子內的人和物。

這麼一來,繪圖效能與計算效率都可以提昇。

請看取自「魔獸世界」的這張圖。我站在旅館的外面,左邊站了一個衛兵,右邊有另一個女性NPC,當然旅館內的物件跟NPC是看不見的。這個旅館的造型設計也是完全為了通道而設計的,門口進去一點點,就橫著一道牆,所以我們就算是這樣面對著門口,也還是看不到裡面的狀況。

WoWScrnShot_121008_214101 

第二張圖,是在旅館內,身後站了兩個女NPC。我們看不到外面。

WoWScrnShot_121008_214255

我在這兩個情形下,抓了兩張線框模式的圖。

WoWScrnShot_121008_214116

WoWScrnShot_121008_214301

線框模式下,看得很清楚,在旅館外面的時候,旅館內的NPC,完全沒處理。在旅館內的時候,更簡略了,連外面的場景都沒處理。

感謝艾達瑪指揮官、感謝六號複製人  

Posted by 藍斯洛 in

如果你手邊也有「魔獸世界--巫妖王之怒」的說明書,請翻到最後,工作人員名單的部分。

前幾天,隨手亂翻的時候,突然在工作人員名單裡看到這麼一個人:

瘋狂科學家 Joe Rumsey

呵......Blizzard又開始搞怪了。

網路上查了查,原來這位仁兄是魔獸世界的伺服器主程式。

繼續往後面看,後面有一些工作人員寫的感謝狀,感謝爸爸媽媽啦,感謝家人啦,感謝雙胞胎女兒啦,感謝女朋友啦......

有一個感謝的是,"My Moon Pie"。

感謝一個派要幹嘛?

然後又看到,

Admiral William Adama

MV5BMTUzNTUxODA4NV5BMl5BanBnXkFtZTcwODQwNTE2MQ@@._V1._SX100_SY133_

Number Six

200px-Number_Six_Tricia_Helfer

我說,感謝這兩個人要幹什麼呀?

感謝艾達瑪指揮官也就算了,感謝六號複製人要做什麼? 難道這遊戲也跟塞隆人有關係?

還有人感謝的是別人家的廚房,"Cho’s Kitchen"。這擺明就是常常去搭伙。

還有人感謝的是這個人,"Cao Cao",KOEI出的三國志在還沒中文化之前,這兩個字就是「曹操」。

我意猶未盡,把前一個資料片「燃燒的遠征」說明書拿出來翻,也有搞笑的感謝狀。

“Paul Young”

“The Korean BBQ crew” (常常吃韓國燒烤就對了)

“i and o” (這絕對是程式設計師寫的)

“Every Gnome I’ve ever killed” (這...)

================= 感謝分隔線 ================

最近我們也在想感言要怎麼寫,我想,我還是老老實實的感謝父母親對我這個不務正業的兒子的支持吧!

CSI在我面前採指紋!!  

Posted by 藍斯洛 in ,

其實這是在家裡遭竊之後,不得不然的苦中作樂跟自我安慰。

前幾天晚上,回家的時候發現門打不開,當時還想說可能是鎖壞了。找了鎖匠來,鎖匠卻說,這是被反鎖了。

反鎖? 怎麼可能? 沒人在裡面啊....

百分之八十的機率就是遭竊了。

開門之後,家裡一團混亂。兩個鎖匠還拿了「傢私」防身才進門。竊賊當然是已經不在了。

拜CSI影集之賜,我們沒有馬上清點失物,而是保留犯罪現場完整,趕快報警。

波麗士大人幾分鐘之內就趕到了,不過是個菜到不能再菜的菜鳥警察。他看了看現場,打電話請鑑識組的學長過來採證。

等這個CSI就等很久了,菜鳥警察臉色越來越尷尬。

CSI學長一直不來,菜鳥波麗士就一直被我們小老百姓逼問。

「是不是我們這個案子太小不想辦啊? 」

「是不是我們小老百姓沒背景沒關係不想辦啊?」

小警察也被逼得一直道歉,一直幫學長找藉口。

終於,將近一個小時之後,CSI來了。

台北市整個行政區,只有一個CSI在值班,前面的案子還沒弄完,所以才會讓我們等這麼久。

如果是真的,警察的人力就真的是少得太過分了。

(我家的案子還沒弄完,CSI就又接到一通車禍現場要去採證的電話了)

首先呢,CSI先把犯罪現場拍照,每個房間的凌亂樣子都拍了下來,還有疑似竊賊的出入口。然後在房裡找了一些可以採指紋的東西。

採指紋必須是表面光滑的物品,而且這個用來採指紋的粉末,是洗不掉的有毒重金屬。所以傢俱是不能拿來採指紋的,只能找一些可以丟掉的東西來做。

採證之前,還要請住戶簽個同意書。

所以說,CSI影集都在亂演。最好是什麼亂七八糟的東西都能採指紋。

那個CSI刑警說,可以是可以啦,但是要送到美國的高檔實驗室去做,這費用,誰出啊?

小老百姓就還是算了吧。

最後呢,找了幾個東西來採指紋,就在我家裡當場做。

CSI影集看那麼久,這下真的看到CSI就在我面前採指紋......

還有點興奮哩,真是奇怪的心態。

CSI大人弄了幾分鐘,最後只發現「編織物」的紋路(大人說,這樣講就夠專業),就是戴著一般的那種棉布工作手套的紋路。

CSI大人說得很酸,現在應該沒有那種偷東西還不知道要戴著手套的竊賊了吧!

其實我們也知道,不過該報警,該採證的還是要做,搞不好碰到個一時疏忽,忘了戴手套的竊賊也說不定。